邢台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蓝色引擎向海发展

发布时间:2019-10-13 05:48:34 编辑:笔名

  蓝色引擎“向海”发展

  □本报张俊琴

  海域、海岛、海岸带赋予了我省丰富的海洋资源。秦唐沧地处环渤海核心地带,拥有大陆海岸线487公里,管辖海域7000多平方公里,毗邻京津、连接三北,是华北和西北重要的入海通道。依托广阔富饶的海洋,我省将做大做强蓝色经济“蛋糕”。

  加快推进沿海地区开发建设,是省委、省政府的重大发展战略;加快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是重大国家战略……

  眼下,秦唐沧沿海地区发展蓝色经济正面临重大机遇。2013年,全省海洋生产总值达到1742亿元,年均增长率14%,占全省GDP的6.15%。可以说,海洋经济已成为我省跨越发展的重要增长点,海岸线成为发展线。存量不断优化,增量引进和培育正在进行,在秦唐沧沿海地区的大产业版图上,富民强省的“蓝色引擎”已经开启。

  港口建设加快转型

  近日,走进唐山京唐港第二港池码头作业平台,看到一字排开的装卸桥正在给货船卸货,码头上集装箱堆放得一望无边;正在施工建设中的第四港池,塔吊林立、作业紧张有序……

  “把握好京津冀协同发展新机遇,将发展集装箱业务作为港口转型升级的关键,加快实现绿色崛起。”唐山海港经济开发区负责人介绍,3年来他们新开设航线13条,航线总数达到24条,特别是新开通的韩国釜山航线,实现我省外贸集装箱航线零的突破。其“领头羊”效应为京唐港的转型发展装上了强劲引擎。

  环渤海地区港口众多、竞争激烈。经过多年发展建设,京唐港已成为一个综合性、生态型、国际化大港。2013年港口完成集装箱吞吐量57.6万标箱,同比增长63.6%,占“三港四区”的43%,位居全省第一位;今年上半年,集装箱完成35.9万标箱,增长49%。

  集装箱吞吐量增长,是我省港口迈向现代化的重要标志之一。随着黄骅港综合港区口岸正式开放,沧州将结束有码头无大港、90%集装箱物流借道天津港口进出的历史。

  “由能源港向综合港挺进,是我省港口进行转型升级的重大抉择。”沧州渤海新区负责人告诉,目前,全省正加快港口建设转型,预计今年港口吞吐量将突破2亿吨,集装箱将达到35万标箱。

  在我省487公里的海岸线上,分布着秦皇岛、京唐港、曹妃甸和黄骅港四大港区。随着经济结构的调整,以往过于依赖铁矿石、煤炭等大宗商品大出大进、量大效益低的生存模式已难以为继。推进港口功能转型升级,加快港口集装箱专业化泊位和多用途泊位建设,发挥港口龙头带动作用,已迫在眉睫。

  临海产业循环发展

  发展海洋经济,优势在港口,关键是产业。如今,高端装备制造企业和新兴产业正在向我省沿海聚集。秦唐沧沿海地区投资百亿以上的项目已近百个。临港产业初步形成。

  在曹妃甸工业区看到,这里新修的道路纵横交错,一间间厂房正在兴建,一座座新楼正拔地而起。

  “我们的海水淡化项目,是以电力为龙头的循环经济产业链重要环节。”在曹妃甸北控海水淡化公司,陪同采访的谷重横介绍说,它包含了“海水冷却发电—海水淡化—浓盐水综合利用—盐化工”的循环经济体系。

  “海水淡化项目有两个难点,一是耗电,另一个就是分离出来的浓盐水排放问题。”谷重横说,在循环经济产业链条之下,这两个问题基本上都可以迎刃而解。公司采用“邻居”华润电厂的电力,配置5套单体产能1万吨/日的反渗透装置,经处理后生产的淡化水达到国家饮用水标准。海水淡化产生的浓海水一部分送到唐山曹妃甸新岛化工有限公司提取氯化钾和溴素,一部分让三友化工集团有限公司作为工业制碱的原料,其余送到南堡盐场去晒盐,不仅实现了海水资源的梯级综合利用,而且保证了渤海水域生态稳定。

  北控海水淡化项目是曹妃甸区开启蓝色引擎的一个缩影。透过曹妃甸循环经济示意图,我们可以看到:钢铁工业高炉释放的低热值废气在实施压差发电综合利用之后,送至焦化厂用于焦炭生产,由此置换出高热值煤气送至钢铁厂用于原料烧结和轧钢。钢铁厂的工业余热经回收给煤化工和城市生活,以节省能源和减少污染。钢铁厂的工业废渣制成超细粉用于生产建筑材料。工业废水经生化处理后重复使用。

  曹妃甸临海产业循环经济模式,使资源得到高效利用、减少污染的同时,还使之成为首都未来重要的能源、水源战略储备基地。目前,曹妃甸LNG项目已向北京供气,北控曹妃甸日产100万吨海水淡化进京项目已经启动,首钢二期正在加紧开展前期工作,中关村曹妃甸高新技术产业化基地、华电重工曹妃甸海上风电产业基地等一批重大项目签约落地,促进京津冀协同发展。

  功能互补错位发展

  在曹妃甸、京唐港矿石码头看到,一艘艘满载铁矿石的巨轮一停靠,卸船机随即跟进,载满货物后送入不远处的码头堆场。那里,矿石已经堆积成一座座小山。然而同样的场景,在渤海湾其他港区的矿石码头,正在同时上演。由于腹地交叉重叠,对煤炭、铁矿石、原油等大宗货物又都比较依赖,津冀港口之间同质化竞争愈演愈烈,港口群的最佳效益难以得到发挥。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背景下,是让无序竞争继续,还是发挥错位优势,加强协同合作?

  《河北省海洋经济发展“十二五”规划》提出,充分利用我省沿海地区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的有利契机,加快打造沿海经济隆起带,推动秦皇岛海洋经济区、唐山海洋经济区和沧州海洋经济区的分工协作和对外开放,促进“三区”协调互动、整体崛起。

  面对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新形势,专家建议,秦皇岛市以滨海旅游业和重大装备制造业为重点,逐步打造成高端重大装备制造基地和现代滨海休闲旅游度假基地,重点承接首都行政功能、公共服务资源、高端制造业、现代服务业等方面的转移,把秦皇岛建成首都行政功能承载区、北京教育医疗功能承载区、京秦高新技术合作发展示范区、京津冀滨海高端商务区;曹妃甸区在形成大港口、大钢铁、大化工、大电能“四大”主导产业为基础上,充分发挥港口带动作用和油气资源优势,承接北京重化工外移,以精品钢铁、新型化工、现代物流为重点,打造精品钢材生产基地、新型化工基地、现代物流、能源生产、现代装备制造基地。

  “在京津冀合作中寻找自己的位置,实现功能互补,错位发展。”沧州市渤海新区相关负责人表示,他们将充分发挥土地资源丰富和产业基础雄厚的比较优势,在努力打造京津冀重要的国家级新型重化工业和装备制造业基地的同时,建设京津冀区域性物流中心。

环保科技
自媒体
英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