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台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邓聿文中国需要制定南海法

发布时间:2019-10-09 16:05:09 编辑:笔名

邓聿文:中国需要制定南海法

中越海上冲突及越南暴力反华打破了南海一时的宁静。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武装力量也位居世界前列、同时被看作挑战美国霸权的大国,近年来在南海问题上竟然被周边小国玩弄“以小欺大”的游戏,在国际外交史上,也确实罕见。这凸现了南海问题的复杂和敏感性,但南海问题演化为今天这种看似无解的局面,很大程度上也是中国一系列应对失据的后果。 除非中国自愿退缩于内陆,否则,南海对中国的重要性毋庸讳言。这就决定了中国必须在近乎无解中找出解决的办法来,打破南海目前的僵局。 通过谈判是不能从根本上阻止相关声索国对南海主权的要求和蚕食的。盖因在它们看来,中国在南海问题上投鼠忌器,可作为的空间不大。客观而言,在南海问题上中国确面临着很大困难:一是中国对战略机遇期的判断使中国把追求一个和平的国际和周边环境作为自己外交的优先课题,不到万不得已,不轻易诉诸武力,以免破坏这来之不易的和平环境;二是中国国内的维稳需要也使得领导人在“外患”与“内忧”间选择先处理“内忧”;三是中国的军事力量近年虽有长足进展,但要在南海作战尤其是保住作战成果,海空军力量还嫌不足;四是有关声索国作为东盟成员,中国要面对的其实是整个东盟,如何避免东盟参与进来,中国目前可能还没有好的办法;五是时至今日,外部势力尤其是相关大国,特别是美国,借口航道安全插手南海事务,与声索国一道施压中国。美国选择菲律宾作为抗衡中国的“马前卒”,是菲国敢和中国叫板的最主要原因。 尽管有这些不利因素,但并不表明周边小国在南海问题上对中国就可“生杀予取”,毕竟从软硬实力来看,中国和声索国不可同日而语。因此,假如出现上述情形,一定是中国自己的应对出了问题。事实上,从前述五大因素看,前面两个更多是一种主观认知,实际情形未必如此。也就是说,虽然中国面临着难得的战略机遇期,以追求和平的国际环境为外交的优先课题,但从大国崛起的历史看,一定规模和程度的战争并非对和平就会起破坏作用,或许还能更好促进和平,保障战略机遇期。换言之,战争与和平及战略机遇期并非是绝对的对立关系,把握得好,完全有可能加速中国的崛起。另一方面,国内的稳定固然重要,但非和平环境也并非一定会促使国内的矛盾激化,相反,恰恰有可能消化或转移国内矛盾。所以,和平和战争对中国崛起所起的作用,并非一成不变,不能那么僵硬理解两者的关系。一切皆因时而动,因地制宜。 这样来看待事物,中国对南海问题的处理,就能抛弃一些自我感觉的、不必要的、甚至实际可能并不存在的羁绊,从作茧自缚中解脱出来,从而变得从容和游刃有余。

承德好的妇科医院
云南治疗阴道炎医院
天水治疗牛皮癣医院
承德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云南治疗月经不调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