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台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七十节 风波3

发布时间:2019-09-26 01:47:37 编辑:笔名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七十节 风波3

任健醒过来的时候,觉得脖子疼的厉害。

一股股钝痛冲击着他的脑子,提醒他情况不那么好。不过当他本能的想要伸手去摸摸脖子并揉揉太阳穴的时候,却发现手没办法动。

或者说,手被捆起来了。

一种本能的恐惧瞬间占据了他的意识,将脑海里的昏昏沉沉感迅速的驱离出去。他瞪大眼睛,发现自己在一个全然陌生的环境里。

一个空空荡荡的房间,四面没有窗户的那一种,脚下则是粗糙的水泥地面。他坐在一张粗苯结实的木头椅子上,双手被捆在了椅子的靠背上。

在他面前的是几个他从没见过的人——但是就算是从来没见过,但那种神色之中的恶意却满溢的似乎要喷洒出来一样。每个人都是用嘲讽和冷笑的表情面对他。

其中一个人手里拿着一个东西正在摆弄着——如果任健没弄错,那正是他的。这是刚刚出来的某最新型号,就在几天前,他买过来炫耀用的“贵宾限量款”。事实上,因为使用时间还很短,所以任健还没有完全搞懂这款新式的用法,所以还没有加上常见的密码锁什么的。要说在这个地方凑巧遇到对方也买了这种款式,任健可不相信。

无需任何人的解释,只需要老鼠级别的智力,任健就知道自己遇到了原本不可能,他也从来没想过的事情:他被绑架了。

W市的治安,虽然不说特别好,但是至少不会特别坏吧?怎么我会被绑架?不过细细想起来,似乎又没啥了不起的。香港那样的弹丸之地,李嘉诚那样的超级商人不照样家人遭遇绑架?还不照样乖乖拿钱赎人?

这些人也注意到任健醒过来了。不过他们什么都没说,也什么都没做。该怎么样的还是怎么样,只是嘴角的戏谑味道更重了一点。过了一小会,其中有一个人出去了。

“你们是……”任健等了半天,眼看着没人说话,终于按捺不住首先开口了。

依然没人回答,不过那个之前在检查他的人此时也把目光从屏幕前挪开,转而用一种充满的恶意的笑容看着他。

三四个人用这种表情对你笑,哪怕他们什么都还没做,任健照样感觉到一股毛骨悚然。

该死,不是说会场保安工作很完美的吗?他在心里咒骂着。却忘记了保安重点是保护拍卖品。拍卖品都在楼上,谁会对车库投入太多的注意力?再说了,人家这显然针对而来,就算今天没机会,明天、后天、大后天,大大后天……迟早会有机会——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更别说任健压根就没有防过。

这帮家伙一声不吭的样子……说明他们也只是喽啰。真正控制大局的人还没出场才对。任健举目四顾,可惜的是这边没有窗户,门外也是过道的墙壁,所以真心很难判断自己此刻到底是在哪里。就算他凝神细听,也听不见任何多余的声音。这说明要么他这边隔音做的很好,外面的声音传不进来。要么说明他此刻在一个很荒凉僻静的地方,所以没声音。

不过看着地面那粗糙简陋的水泥,任健认为后一种可能性远比前一种大。

又过了一阵子,任健都有些怀疑的时候,外面传来了脚步声。接着,一个老人出现在任健面前,而之前离开的那个喽啰也跟着出现了。

说老人其实有些勉强。这个人看上去五六十岁之间,留一头短发,但遮掩不住头发花白。他全然没有这个年纪的老人的那种慈祥温和,相反脸上弥漫着凶戾的气息。让人情不自禁的联想起某种猛兽。

“你就是任健?”老人倒是和几个喽啰不同,没有什么犹豫的直接开口。

任健也只能点了点头。

“听说,”老人接着问道,“你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弄来了不少海捞瓷?”

任健心头一惊。原来是为了这个而来?最初的时候,他和陆五两个人都担心这么多宝物放手上不安全,所以用尽可能快的速度出手——前面说过,尽管收益上一定会吃点亏,但是不管怎么说此时海捞瓷剩下的已经不多了。当然,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剩下的都是较为精品的类型。

但是要特别说明的是,这个“精品”是任健和陆五这两个门外汉的看法。哪怕到了现在,经过了专家的言传身教,两个人的鉴赏水平也实在不高。所以到底是不是精品,值得多少钱,他们的看法其实不算数的,必须要等到出手的时候,由那些专家鉴定才能下结论。

必须要说,这世界上专家的话虽然不是圣旨,却也有极大的指导意义。它决定了古董的档次和价值等级。一个专家鉴定价值五万的古董,也许能卖出十万,但是绝不可能卖出几十、几百万。反之亦然。正常的买卖渠道,价值百万的古董也许会七折、八折乃至于五折出售,却也不可能跌落到十几万、几万的档次上去。

“我已经卖得差不多了……”任健现在想起来真的是后悔。没料到事情都快结束了,就连他自己都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了,风险照样会找上门来。但是另外一方面,他也庆幸自己判断正确,及时的卖掉了绝大部分。现在其实也没啥好怕的。

“哼。”老人恶狠狠的看了他一眼。“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姓金!”

他用很傲慢自信的口吻说话,换来却是任健茫然的目光。显然,他万全不懂得“我姓金”到底意味着什么。

他的眼睛刚才一直死死盯着任健的脸,寻找着哪怕一丝的异变。但是事实上他什么都看不出来。要么任健是确实不知情,要么就是表演能力已经达到了大师的水平。

“给我装傻?!”他歪了歪头,身边一个部下过来,狠狠的一拳落在任健的肚子上。别看任健的肚子这段时间肥了不少,但是显然脂肪的缓冲效果是骗人的。他痛得身体如虾米一样弓了起来,脸上眼泪鼻涕都流下来了,却因为身体被捆住的缘故动弹不得。

“你不知道我是谁?”老人这一次略微弯下腰,凶狠的盯着任健。

X尼玛,我为什么要知道你是谁?任健其实心里想这么咒骂一句。老子管你是谁!但是现在他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只能点点头,表示对方说的很对,自己确实没听说过。

“那你记得不记得,差不多一年前……不,大半年左右的时间,有个姓金的年轻人找过你?”老人又问道。

X尼玛,来找我的人多了!三天两头就有几个拉赞助的过来呢!别说姓金的,姓银的,姓铜的都有一大堆!老子又不是电脑,能一个个都记得!当然这些话任健也只能在肚子里说说罢了。他摇了摇头。

“那是我儿子……差不多大半年时间都找不到他了。”老人继续说道。任健的回答让他眼里闪过一丝失望的神色。他本来以为自己找到了线索,却没料到还是失败了。“我最后得到的消息是,他去找你了。但是之后他就失踪了,一点消息都没有,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我千方百计也找不到。”

任健心里气得啊。X的,当婊子了还要立牌坊,绑架就绑架了,还硬扯一个不相干的理由?老子又不是警察,你儿子失踪了关老子屁事?咋不说你的爷爷死了让我偿命呢?要是这个理由成立,你干脆走遍全国一路收你爷爷的殡葬仪金好了。

可惜的是形势比人强,纵然心头把对方祖宗十八代都骂遍了,嘴里却不敢说这样的话。“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知道他为什么去找你吗?”

“为什么?”任健到现在却也搞不明白。找我拉赞助的?看着个老东西这么一副凶狠样子,应该是找我敲诈勒索的吧?可是事实上这种事情几乎不可能——真的当现在的中国政府是吃白饭的,国家机器的名字是白叫的?也许,仅仅是也许,某些山高皇帝远的鬼地方是这样,所谓穷山恶水出刁民。但是W市这样的城市,这种情况基本上不可能。

“因为你的海捞瓷。”老人继续说道。“你刚才说,你卖得差不多了?”

“差不多卖光了。”任健赶紧说道。“钱我投到钢铁厂那边去了……”

对方显然是针对他个人,所以定然会掌握他的动向——其实这些任健根本没有保密,也无法保密,只要稍微费神一下就能打听出来。

“剩下的还有多少?”老人根本不理睬,直接问道。

“还有……几……几十件吧……”

“在哪里?”

“这……”任健犹豫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七十节 风波3

,一时没有回答。老头回头朝着一个手下示意了一下。

话要说回来,以成为奸商为人生理想的任健,在意志方面显然就不过关了。这方面他就比陆五低了不止一个两个档次啦。

过了那么一小会,他就乖乖的坦白了。就在他的公司里面。或者具体点说,就在公司外面那个大型水族箱里。水族箱里放的是海水(为此他还特意安排,每个月都要出一笔钱委托专人换水),所以海捞瓷在这种环境下应该能得到最好的保护。

那个水族箱很大,所以想要把东西弄出来必须在晚上的时候,单位里其他人都离开了之后才能动手。先放掉一部分水,人直接爬进去拿就可以。普通的小偷什么的是决计想不到这样的地方的。而且就算知道了也没用,因为没有专门钥匙,是没办法排走海水进行打捞的。暴力破解的话,海水倾泻出来马上就会引发警报。说起来也是一个精巧的防盗构思。

常州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常州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常州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常州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常州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