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台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血与火的赞歌 第9节 线索

发布时间:2019-10-12 18:18:47 编辑:笔名

血与火的赞歌 第9节 线索

治安所上班的时间是早上九点。

奥瓦军士从早上八点就一直待在治安所的门口,他在等培迪。

但他没想到这一等就是两个小时,不然他一定不会傻傻的像个门卫一样站在门口,让路过的人直翻白眼。

当培迪慢悠悠的出现在奥瓦军士视野中时,已经快到十点钟,他黑着脸提醒着培迪,“长官,治安所规定的上班时间是九点,早上九点。”

“我从八点半开始就在我们的辖区巡逻,治安岗亭的警卫可以作证。”培迪面不改色的说着慌。

奥瓦军士闻言后脸色就好似吞下苍蝇一般难看,最终挤出一句话,“好吧,但今天我们有比巡逻更重要的事情。”

“什么事?”培迪随意的问着,然后迈进治安所的大门。

“斯科特爵士的案子,他和学徒母亲七点钟就来了,已经在治安所的等了您整整三个小时。”奥瓦军士跟在培迪的身后。

“为什么要等我?”培迪径直走向自己的办公室,“既然斯科特爵士已经答应赔偿,只需要一名警员负责监督他就可以,甚至连你都不用出面。”

“但是…”奥瓦军士扫了一眼从旁边经过的警卫欲言又止。

当培迪走进自己办公室后,军士连忙跟随进入,然后反手关上了门,“长官,我们应该谈一谈。”

“我随时都有时间,军士。”培迪坐到自己的鹿皮沙发上,然后示意奥瓦可以坐下说。

奥瓦军士摇头拒绝培迪的好意,他就那么直挺挺的站在办公室大门旁边,“我需要您的授权,长官,我要调查那把匕首,但仅仅城南的权限很难查到有用的线索。”

“我个人表示支持,军士…”培迪说摇头。

奥瓦打断了培迪的话,“我需要这次机会,长官!我不像你,有一个体面的家族,我不过是一个农夫的儿子,你应该知道,以我的身份如果没有特别的贡献,没有办法再进一步了。”

“其实身居高位未必是好事,军士。”

“但贫穷、饥饿也不是好事,长官,我不过就是想再走得更远一点。”奥瓦的脸上闪现着疯狂的执着,这与他一贯的冷静和古板完全不同。

看着奥瓦此刻的样子,培迪也收起玩笑的心情,他端正的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直视奥瓦的双眼问道:“你确定要查?”

“确定!”奥瓦回答得很快。

“那么,军士,你得到你想要的了…”培迪说,“不过,这个案子暂时定义为普通的谋杀案,就以那位学徒的死为立案的根据。”

“当然,我也是这么想的。”奥瓦脸上憋得通红。

培迪随意拿起旁边的一本书籍,翻开几页后说道:“记住,我不希望这个案子牵扯到我…”

“明白!”奥瓦点头答应,“谢谢你,长官。”

“我还没有说完,军士。”培迪找到书签,然后平躺在椅子上,“报告书别忘记写,我每天都要看…还有,如果有什么重大的线索,最好不要轻易行动,我想你能明白的意思。”

“当然,长官。”

奥瓦军士并不是傻子,他知道,如果真的查出线索,就是到了上报的时候

,私自行动并不是聪明人做的事,靠一个人拯救世界的故事,只有在话剧和通话故事中出现。

而且,就算成功,总部的人也不会高兴,但失败的话,后果将是非常严重。

奥瓦从培迪办公室出来之后,就径直来到招待斯科特爵士和学徒母亲的房间,爵士正在吵嚷着。

学徒母亲明显在害怕,双手不断的颤抖着,她甚至以为警卫收了那位贵族的贿赂,正打算处置她,虽然警卫们告诉她,还可以得到一笔钱,但她不信,直到五十个金灿灿的金币摆在她的眼前。

奥瓦安排的警卫都是一些有经验的老人,他们虽然眼馋这么多钱,但更害怕警卫处的家法,因为他们已经见识过太多。

而奥瓦的目光更多的则注视着斯科特爵士,一位近卫军,虽然是吉恩家族的旁系成员,但能够在短短半天时间凑齐五十个金币,同时连续两天外出这么长时间,这就足够让人怀疑。

奥瓦早已准备好一把一模一样的匕首,当他拿出匕首递给斯科特爵士后,对方只看了一眼边收入怀中,然后匆匆离开。

军士并没有阻止,交换匕首的时候已经说明一切,这位爵士不过就是一个跑路的,他虽然看中这把匕首,但却对匕首的具体事情毫不关心,而且连真假都不懂辨认。

军士脸上闪过一丝诡异的笑容,低声在旁边的警卫耳边吩咐着。然后他目光才落到那位学徒母亲身上,对方此刻正手足无措的盯着桌子上的一堆金币。

“夫人,如果你不想出什么问题,我建议你先雇佣两个保镖,而你付出的只是这堆钱币中的一小部分。”奥瓦或许是对这位母亲心怀一丝愧疚,他打算让两名警卫保护她一段时间。

……

处理完这件纠纷之后,奥瓦带着匕首来到帝都城东红柳街一间名叫‘曼薇儿’的酒馆。

这间酒馆的老板是一位名叫阿奇尔的克兰领人,同时也是警卫处的培养的秘密探员,当然还有一个身份——帝都底下黑市的几名蛇头之一。

当奥瓦军士在小包厢消费两个银币三十三个铜币后没钱付账需要欠账的时候,整个酒馆响起了老板阿奇尔刺耳的咆哮:“该死的穷鬼,这里可不是白吃白喝的地方。”

几秒钟后,一位精瘦的中年人走进包厢,当他看到奥瓦的时候压低了声音说道:“嘿,小子,老客户了,不用每次都这样吧,你可以直接找我的,那可是两个银币,两个!”

他一边说一边用带满珠宝的右手比划着这笔钱的数额。

“你这些东西,在外面买最多也就二十个铜币左右,亏不了你多少钱,阿奇尔先生。”

奥瓦一本正经的样子让阿奇尔狂抓,他最终也叹一口气,然后无力的说道:“那么,军士,这次又什么需要我帮助的?”

奥瓦也不废话,从怀中拿出紫木盒子打开。

一把做工精细的匕首立刻吸引住阿奇尔的目光,但他并没有拿在手中观察,而是皱眉问道:“你也是来查军部次官被刺的案子的?”

“不是。”奥瓦从对方的话听出一些其他事情,“怎么?一把匕首能让你想到那个案子?”

“最近很多探员拿着各式各样的匕首来这里询问来路,甚至比嫖客来的次数都多,我正担心这个据点会因此而暴露。”阿奇尔双眼盯着匕首,脸上有些不满。

“我不是来查军部的那个案子,我没有权限,这个匕首是我们城南一起谋杀案的凶器,一名可怜的铁匠学徒被这把匕首刺死了,他的母亲在我们治安所闹了整整一天,我不得不来。”奥瓦半真半假的说着。

“是吗?”阿奇尔显然不是很相信,但他也不会问太多,“那么,为了那可怜的学徒和他的母亲,就让我们来看一看这把匕首吧。”

说着,阿奇尔拿起匕首取出随身携带的一把放大镜,观察着刃口的纹路与材质,“上好的精钢,是矮人的精钢,而且锻造技术极好,在黑市中很少有这么优质的武器…恩,法阵也不错,显然不是某个魔法学徒的能够勾画得出来,这出自一位正式的魔法师之手。”

“我只想知道这把武器的主人是谁,告诉我那里能找到锻造它的人?”奥瓦对这把匕首的做工一点都不关心。

“提尔镇。”阿奇尔把匕首放在灯光下,“那里有一位名叫亚维斯的铁匠,他多半知道这把匕首出自那里…毕竟这么好的黑货还是很少见的,我敢肯定凶手一定是菜鸟,老手一般很少有人拿这种武器作案的。”

南宁整形美容费用
云浮治疗阳痿方法
广东白癜风治疗费用
南宁整形美容手术
云浮治疗阳痿费用